主页 > 现代关于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2020-08-03来源:现代关于
点赞:789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以上图片,你能认出哪幅才是九龙公园吗?答案全部皆是。1. 历奇乐园,2. 了望台,3 . 室内泳池背面,4. 天台花园,5. 室外泳池行人桥,6. 中国花园,7.雕塑园内作品「牛顿的构思」,8. 香港文物探知馆庭院,9. 雕塑廊(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卫生教育展览及资料中心展览模式充满九十年代风味,古蹟如此颓废经营,或许只输给旧湾仔邮政局改装成的环境资源中心。(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文物探知馆修复工程曾获香港建筑师学会周年大奖,空间设计优良,但内容令人大失所望,策展胡乱堆砌,亦流于官式宣传政府工作。(黄宇轩提供)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明报製图)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街知巷闻:重新认识‧九龙公园地上空间

来,玩个游戏,这裏有九幅图,你能认出哪幅才是九龙公园吗?连同维园、修顿球场,政府构思在这三个地方拓展地下空间,首先为九龙公园撰写研究书,谘询期刚在月中届满。地下城方案招来争议,环保团体担心影响树木与古蹟,亦有组织提议疏导人流有更省事的方法……不过话时话,我们以为很熟悉的九龙公园,「地上」本身是怎样的空间,会否可以先想想如何用得更好?

一九七○年揭幕、一九八九年重建的九龙公园,佔地共13.3公顷。「这裏很多地方都不同了,那时好似没有迷宫……但公园总是行不完,也许以前早有的,是我不知道。」公园近海防道入口的香港文物探知馆内,黄氏家族几位黄太在星期二平日下午相聚于此,他们是「五十后」,往日也带过小孩来游园,这裏很大,黄太说,只能每次逛几处。

这边文物探知馆有上了年纪的观众;另一头近清真寺入口,就见几个小孩在「卫生教育展览及资料中心」裏玩游戏。探知馆与卫生中心同是前威菲路军营的遗蹟,暗示着九龙公园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的前世身分。两个展馆对自身的历史都没有多介绍,同为百年古蹟,风格却大异其趣。卫生中心于一九九七年启用,这天三年级的张小妹妹带阿姨再访,「老师带过我们来参观,这裏好多游戏,好好玩」,中心两层放满互动游戏装置,但沿用多年,小妹妹最推介的一座,投射在桌上的影像模糊不清,她手持虚拟「捞食物」的胶片也已残皱,翻查资料,上次政府新闻公报交代翻新工程,已是二○○六年底,也就是中心仍以十几年前的思维运作着。

二○○五年开放的文物探知馆可就新净舒服得多,以今天标準来看,绝对是优质的展览空间,能循自动大门踏出花园及露天茶座,更是难得一见的开放设计。然而进内参观,也会感受到一份怪异:宽阔的展览厅内,有很多精心製作的场地布置,例如以百子柜放置文物、比卫生中心「好按」很多的触碰装置,但作为真正主角的展览内容十分粗疏,黑墙上赫然印着超巨型的三句联合国、《威尼斯宪章》、中国保育原则,即使社会对保育议题多有讨论,这裏完全欠缺比较与阐述;展品不乏精细文物,亦仅作陈列不解释,几个黄太对一个斗栱组件上的人像雕塑左估右估,「係官呀」、「定老爷奶奶呀」,连牌上名称都小得几不可读,不过实际上仍看得高兴,他们一行七八人是展馆接近关门时间的主要观众。

发掘隐藏趣味

歎过冷气,还只是体验到公园的一小部分。随着年代演化,这裏并非简单只有花草树木的绿园,当然还有最受环保团体关注的古木,也许迷宫和红鹳湖亦刻印在不少人的成长记忆裏,但花一天下午多走几个角落,才会发现九龙公园远比想像庞杂。就数几个莫名其妙共存的元素:向器官捐赠者致敬的「生命‧爱」花园二○一一年揭幕,以「颓颓地」的Love红字装饰;炮台附近几条弯曲石柱,原来是标示公益金二○○○年在此处埋下了时间锦囊;较为人知的漫画星光大道,则在二○一二年设立,似乎每隔些年,政府想突显一件事、一个团体、一个产业的价值,就会在这地标公园找个位置来搞些新意思。

又因庞杂,在园内四处穿插会发现很多隐藏趣味。在时间锦囊后方有座矮塔,塔顶轮廓似城堡,中层竟连接一个圆球入口,球上方有个透明罩,令整组装置充满科幻味,这裏叫「历奇乐园」。别错过攀登附近的了望台,在简约石造的圆台上虽眺望得不远,但往上攀时如爬着按成人身高而造的巨大游乐设施,也有乐趣,毕竟迷宫只能留给未长高的小孩子了。迷宫旁边闢了个「中国花园」,来到这一部分,公园忽然走中式园林风,不只亭台、还有长廊与空窗,但一列四个窗框没有统一样式,正方形、倒心形、六角形,像逻辑题要人猜下个是什幺形状,只好当它是另一个游乐场;外面倒有条铺得细緻的竹林小径,值得一行。

园内园外 对比城市今昔

入黑之后,如果你还在园中,又会看到多一些,至少必定会遇上黑猫家族出没,伸着懒腰巡查牠们的家。公园一大部分是泳池与体育馆,my little airport〈九龙公园游泳池〉MV拍下夜裏空无一人的游泳池,这个特别视角让池水也变成可驻足享受的夜景。悬在室外泳池中间的桥,是独特的散步道,我们游园当天黄昏,水裏有许多泳客,从桥上两边凌空俯视,听着笑嬉闹声,嗅着微微的消毒剂味,却没被水沾身,都是奇异的经验。

过桥之际,再遇几个少年,刚才看他们在园内「雕塑廊」翻腾玩parkour(即「飞跃道」,指在城市障碍物之间跑跳)时,闲谈过两句,十三岁的Jerry提起,示威冲突翌日曾在公园闻到催泪气的味道。经泳池的路出公园,广场上几群人在耍太极,建筑模样几十年没变,放眼看这昇平一刻,宛如时光倒流,很能想像最初公园的构想,正是眼前景象——在这市中心地带,市民乐在其中,以此象徵香港是让人安居乐业的美好城市。不过世界早变,园内迷宫在地下城计划中不打算留下,园外弥敦道今天也会随时变作枪林弹雨的战场,停留怀旧想像未免太懒,不如来逛逛这个公园,想像我们到底希望拥有怎样的城市空间,由自己去努力争取?

文//曾晓玲

………………………………………………………

散步,在公园被封闭前

本栏近月一直提到,六月起香港的抗争,引领公民到达许多不同的城市空间,并以不同方法使用它们。跟友人谈起,原本写这些空间的「初心」,即探索和聚焦在城市环境的趣味,不得不暂时放下。对许多人来说,也大概失去了兴趣读这场社会运动之外的香港新闻。到了上周,鲜有地吸引到笔者的港闻,是环团批评政府在九龙公园地底建设的消息。那倒让我想起,不久前催泪烟吹进九龙公园中的几幕,抗争者就在公园旁,未知何年何月才再有兴致进去逛逛。于是本周我们「扚起心肝」,在它可能被封闭三年之前,尝试走尽园内每一角落,细看这「感觉熟悉」的公园。

在上述相关新闻中,有关九龙公园的论述,时有出现的元素是古蹟、古树,也有提及它的地点在市中心,老生常谈地说这是「市肺」,九龙公园作为坐落城市最中心的都市公园,特色其实也在它的混杂,什幺都有一点,东拼西凑,就连香港博物馆也曾位处其中。同时它在一九七○年中启用,正是海运大厦落成后不久,也与香港现代消费史和休闲史同步。很可惜在快要迎来五十周年的九龙公园裏头,无法接通这空间半世纪以来重要的社会史。讽刺是,公园许多部分和设施,都是用来纪念这纪念那,以及用来讲述某种香港故事。今期是个开始,别太习惯它自然而然的存在,在人们呼唤「不要破坏它」的同时,认真在其中散步,从头细看这地方的现状,并构想它如何可变得更理想。

文//黄宇轩图 // 黄宇轩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