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现代关于 >战斗民族看着我,问:「你是最后一个吗?」 >

战斗民族看着我,问:「你是最后一个吗?」

2020-07-10来源:现代关于
点赞:327

战斗民族看着我,问:「你是最后一个吗?」

心血来潮学俄文,因缘际会去俄国,以俄文访问过前苏联主席、史达林曾孙与乔治亚前总统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远实近的中国失土俄国领土海参崴工作,希望能将「俄行俄状」的人我生活化为文字分享给读者。

一直都对俄国人的耐心感到不可思议。

这可以在排队时看得出来,因为他们总是在排队,而且是为了各种各样的琐碎之事而排队。大一点的事情如老人家排队等候发放退休金,而且是在邮局开门前就在门外排队了;日常生活上中午用一个方便的自助餐吧,起先是为了选菜排队,排完队选菜后,得再排一次队结帐,在车站购票当然也是要排队的,长龙中的我时常感到无奈与不耐,假设在台湾,不论是在台北市监理所等着换驾照,或是在南竿的飞机场 standby,我知道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手脚俐落、动作熟练地希望儘量迅速确实地纾解排队人潮,虽然心中有再多的怨怼不满,有多麽的心急如焚,也只有来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急,马上就轮到我了!」

场景换到俄国。

在人龙中,我时常也来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急,马上就轮到我了!」不过看到柜檯后那些服务人员的动作,却是不温不火,慢条斯理,好像完全不在意(无视?)面前人山人海的情况。

据说前苏联人有三分之一以上「自己的」时间被用在排队上,也有一说是多达二分之一的。俄国老师曾经告诉我每个苏联人都被列入「名单」,不论是购买一辆苏联拉达(Lada)车或是分配到一户赫鲁雪「窟」(指的是赫鲁雪夫时代毫无美感装潢的国民住宅)甚至是一瓶牛奶或是一斤猪肉,只要够有耐心,迟早都会轮到你,当然迟的机会必然高许多,这或许也能够解释为什幺人群中好像只有我特别没耐心。

既然这幺多时间要耗在排队上,于是也出现许多排队文化,比方说交换一些政坛秘辛、名人逸事或是艺人八卦等等,这也是个交朋友的好地方,因为同一个队伍中必然是兴趣相投的同好。尤其是队伍中常常也有对苏联政府不满的「杂音」,派一些密探在排队时搜集情报送交长官当然也是维持治安上所必要的任务。前苏联作家索罗金(Vladimir Sorokin)有本小说就叫《队伍》(The Queue),悲欢离合,整个故事都发生在排队中。

还有排队时大家都很守秩序,且堪称是井然有序!当一个人打算加入排队的阵容时,他会问「您是最后一位吗?」总之要找到最后队伍中的最后一个排队者,就彷彿领了号码牌,此时甚至可以离开队伍去做自己的事,只要时间算得準一点,当你回来时只要原本的「最后一位」还在,那幺自己的排队序列就依然有效,可以从容地加入排队的行列,且绝对不会招来任何的抗议。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