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业界成果 >结婚四年后,我们决定「休婚」,让彼此从关係中释放 >

结婚四年后,我们决定「休婚」,让彼此从关係中释放

2020-07-29来源:业界成果
点赞:581

结婚四年后,我们决定「休婚」,让彼此从关係中释放

二○一三年的冬天,我结婚了。

二○一四年的夏天,我生孩子了。

二○一七年的秋天,我休婚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和先生相处时,总感到不自在。每天我和孩子吃过晚餐、洗好碗筷后,是一天快要结束前最轻鬆的时间了。因为我可以在我最爱的空间,也就是宽二公尺、高一公尺的原木桌前写作。对我那四岁的孩子来说,此时也是他最愉快的时光,因为他可以看他最喜欢的《小巴士 TAYO》。

但是当玄关传来「嘀嘀嘀」电子门锁解锁声的瞬间,我美好的世界就破碎了。先生从玄关走了进来,我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回来了?」

「嗯。」

妻子接过丈夫脱下的外套,好好服侍下班归来的丈夫,这些都只是电视剧的情节而已。我先生直接走进房间换衣服,我则再次坐下来继续看着笔电,但却忍不住在意着先生的一举一动。丈夫并没有摆脸色给我看,我却莫名其妙地察言观色起来。

让孩子一个人看电视的时候,先生总是对我说,我对孩子「置之不理」。但当我跟先生两人要一起做什幺,例如:吃饭、看电影或看他喜欢的综艺节目时,他却会把手机丢给孩子玩,从不认为自己也对孩子「置之不理」。此外,他也认为我给孩子準备的食物不合格。因为家里的小菜、汤等都是从外面买回来的,我很不擅长做饭,为了做饭总是倍感压力。不管从美味、时间、营养或是精神层面上来看,对我来说,直接从外面买现成的食物比较轻鬆。比起我準备的饭菜,孩子更喜欢吃从外面买回来的食物,我也因此减少了孩子不吃饭的压力。但孩子吃的不是妈妈亲手做的饭菜,这件事也让我心里产生了罪恶感。先生经常问孩子:「有好好吃饭吗?」每次听到这句话,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让孩子饿肚子的坏妈妈。不过,当我们一家在外面吃饭,或是他想喝酒时,孩子的饮食比我平常给他吃的更随便。这时候,先生的标準消失了。对我来说,如此两极的标準,根本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先生在育儿、生活、工作等所有事,都做得认真且完美。孩子出生的时候,他为了好好照顾我和孩子,不只请了陪产假,还把所有年假都一併请了。做月子时,每一餐他都会煮海带汤给我喝;孩子打疫苗的时候,他也一定会陪同前往。然而也因为请了一段很长的休假,那一年先生错过了晋升的机会。即使如此,先生也说:「跟孩子一起度过的时光,是任何事情都无法替代的。」

先生休完假后,开始回到职场工作。下班后直到凌晨一两点,他会负责照顾孩子。托他的福,我可以趁机补眠。有好几次,我因为睡得太沉,没听到闹钟声,先生也没叫我,他就这样熬夜照顾孩子,到隔天直接去上班。带孩子外出的时候,一般的爸爸根本不知道要準备哪些用品,但我先生总是準备得妥妥当当,完全不需要我插手。孩子刚满一岁的时候,得了肺炎需要住院,我们得準备至少四天的住院用品。先生要我在医院好好陪着孩子,他回家準备东西。当时,我认为先生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帮我跟孩子準备这幺多天的过夜用品。因此,我说我回去拿好了,但先生拒绝了。没多久,先生双手提着满满的行李,再次回到医院,我一件件地拿出他带来的东西,从那时候起,我完全相信了先生的能力。睡衣、外出服、奶粉、奶瓶、尿布、毛巾、乳液等小孩的用品全都带来了,除此之外,还有耳机、有趣的书、保养品、棉花棒等我的个人用品也一项都没少。

我问先生为何还把耳机带来,他说:「晚上无聊的时候,妳可以用来看看电影。」听到这个回答,我心想他果然比我更细心。先生对家庭上的照顾,越来越得心应手,如今他已经是个可以準时下班,也能去幼稚园参观孩子上课的帅气爸爸了。

听到这里,大家一定认为我是一个非常有福气的女人。比起完全不帮忙做家事的男人,我先生简直太优秀了。但其实这是个两难的选择,对家事或育儿完全不懂,通通丢给女人来做的男人,和对这些了若指掌且做得一丝不苟的男人,最好能中和一下,可是我们总是只能遇到其中一个。

像我的情况,因为先生如此居家,所以不管我怎幺做,都无法达到先生的期待。先生经常对我说:「妳作为妻子、作为妈妈,到底为这个家做了什幺?」不久之前,我在新闻上看到一篇报导写到:「在妻子或妈妈的角色上,女性的能力只能做到其中一项,很难同时兼顾。」我把新闻拿给先生看,没想到先生却说:
 
「可是,妳两个角色都做不好。」
 
对于先生的回答,我当然强力反驳。但同时,内心深处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真的没有尽到身为妻子、身为母亲的角色吗?从那之后,不论在什幺场合,也不管对方的性别或年龄,我常常问人:

「妳认为妻子的角色是什幺?」

「妳认为妳是一个好妻子吗?」

听到我提出这样的问题,大多数的人会先皱一下眉,想了一阵子,才回答:「不太清楚」、「我好像没有特别做什幺」……。也有些人会反问我:「妻子的角色是什幺呢?」关于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就连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也就是我先生,也无法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把家整理得井然有序。用餐后,因为讨厌碗筷堆积在洗碗槽内,一定会马上洗好。每天帮孩子準备晚餐,孩子睡前,会陪他看五本以上的书。某次幼稚园聚会时,院长看完我跟孩子的影片后,对我们的评语是:「充满爱意的温馨家庭。」孩子爱着大家,也得到大家的爱,活泼开朗地长大。这不就是妈妈的角色吗?到底先生期待的「妈妈角色」是什幺模样呢?

关于这个问题,之后发生了一个小事件,让我有了些领悟。

那是某个我跟孩子约好要外出吃午餐的星期六。那天,全家人都睡得很晚,我急急忙忙地準备外出。大约再一个半小时,我们就要吃午餐了,但我又担心孩子在路上会饿,于是在牛奶中加了麦片先给孩子吃。

之后,我们夫妻在某次吵架时,先生提到了这件事,并大声责备我:

「早餐只给孩子吃牛奶加麦片,妳也算是妈妈吗?」

给孩子吃牛奶加麦片这事情,是用来评价妈妈的标準吗?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为「牛奶加麦片」而心情郁闷不已。先生那句话,对我来说打击很大,我开始认真思考,先生的高标準,让我无论何时都是个不合格的妻子和妈妈。甚至到后来,只要先生在我旁边,我就会充满压力,忍不住观察起他的脸色。也因此,演变到最后变成,只要我听到电子门锁的声音,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不安。我们两人待在同一个空间时,气氛是不和谐的。

有一天,先生跟我说:
 
「即使一起笑,内心还是很空虚。」

听到他这幺说,我什幺话都说不出来,因为我也是这样想的。

家里的气氛变得很沉闷,只要一言不合,我们就吵个没完。刚开始,孩子还会用哭、讨抱,或是简短的言语来阻止我们争吵。慢慢地,他好像了解了,自己做什幺都没用似的,越来越来少发出声音。我还记得我们夫妻最后一次吵架时,孩子只是静静躺在床上看着我们。他不让我们抱、不哭,也不来阻止。那天,我们争执了好一阵子,才突然惊觉孩子怎幺那幺安静,往床上一看,发现孩子竟然睡着了,孩子好像已经习惯父母争吵。看到孩子变成那样,我们夫妻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也因此,彼此决定要「理性的分手」。

我们希望能继续扮演好父母的角色,但暂时摆脱妻子和丈夫的角色和义务。这句话的意思也是我需要在经济上开始独立了。在我安顿好生活的前三个月,我接受了先生在经济上的支援。没有金钱也没人能依靠的已婚女性,还是一个孩子的妈妈,我从一家三口的生活变成一个人,真的有可能独立生活吗?住在各自的家,但同时维持家庭各种功能的「休婚」真的可行吗?分居和休婚的差异又是什幺呢?

「休婚」是为了尽可能不伤害孩子的心所做的决定,但这幺做孩子真的能如我们夫妻所期望的那样吗?在休婚状态中,妻子和先生的存在有什幺意义呢?两家的父母关係又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孩子可以理解这样的家庭型态吗?还有,其他人可以同理我们的做法吗?休婚的结果又是什幺呢?

这本书讲的是慢慢走向休婚的三十五岁女性的故事。我并没有想通过这本书来告诉大家休婚的意义,因为连我也无法预测休婚的结果会是什幺。我昨天认为休婚对我的意义是这样,可是今天可能又会不同。但对我而言,如果说分居是离婚前的阶段,那我想休婚应该是复合前的阶段。就像学生放寒暑假,只是为了继续上学而已。先生跟我说这个期间,短则一年,长则两年。我们都相信这是为了「恢复良好关係」而下的决定。

我还戴着结婚戒指、每天跟先生通电话、工作上有困难会找他吐苦水、「亲爱的」这个称呼也没有改变。我们依然给予彼此精神上的支持,我们也同时规画着春天的家族旅行,但两家的父母关係就此中断了。我原本认为理想的休婚应该是两家父母依然自然地来往,但这方面还无法达成。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产生了疑问:「休婚真的是复合前的阶段吗?」我也开始思考如果两人关係完全恢复了,一定还要同住在一起吗?「关係恢复=住在同一个家」只有这样的等式才是好的结果吗?一定要复合,才是成功的休婚吗?父母的关係很好,但依然分开住的话,对孩子会有怎样的影响呢?比起看起来只是表面上的「同居」,「关係」才是夫妻的本质吧!

这本书并不是要鼓励休婚,也不是不要你这幺做。在休婚的状态里,我虽然有丈夫,但也可以说没有;虽然结婚了,但也不是过着一般的婚姻生活。如此不清不楚的状态下,想好好记录下来自己的转变。我原本以为,自己会每天晚上因为思念孩子而哭湿枕头,结果并没有;原本以为会很辛苦才能找到工作,其实也还好,休婚跟我所预想的截然不同。我只是希望读者们通过这本书,看到和以往不同的婚姻型态,而且不是用社会的标準,是用自己的标準,选择想要的婚姻生活。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