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刊前沿 >看不见的朋友 >

看不见的朋友

2020-07-26来源:期刊前沿
点赞:204

看不见的朋友

她是「离婚教主」、「麻辣鲜师」、「通灵终结者」,一生大风大浪,敢怒敢言,挑战各种不公不义,一场十多年的灵异之旅,使她逐渐明白,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后的课题──看透因果,以平和的心境,坦然面对生命。

孟麟的哥哥俊嘉有一个自闭儿奕辰,俊嘉的太太为了这个孩子,每天诵经礼佛,搞得心力交瘁。我们去孟麟家替他看前世因果,孟麟的姪子见我便奔向我。我抱他,他也不挣扎。
我坐下来后,他攀在沙发的靠背,把头伸到我的肩颈之间,对我十分友善。
孟麟的嫂嫂韵如觉得不可思议,因他平日十分抗拒陌生人,她带他和两个姐姐回台定居半年多。孟麟和兄嫂一家同住,大半年过去,姪子直到最近才跟他有互动,以前是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
由于前面看过祖俐的孩子,我们也想多看一些个案,看看其中是否有相似之处,或可找出自闭的原因。

孟麟的哥哥俊嘉是小留学生,他自十二岁便到国外寄读,直到最近才回家接家族事业。所以他们长年在国外,三个小孩皆在国外生的。俊嘉的儿子奕辰跟祖俐的儿子一样长得眉清目,容貌颇相像。
奕辰比祖俐儿子年纪小,跟祖俐儿子一样一刻也不停,无法静下来。他亦喜欢转动的东西如轮子,只有转动的轮子能吸引他注意,不过为时亦短暂。他常口中唸唸有辞,似乎在唸一个人的名字:「吉米!吉米!」
由于他动个不停,紫灵很难进入他的画面,最后终于进去了。画面出现一个地方,那地方长满了开黄花的仙人掌,似乎是一个海岛,奕辰与另外两个比他大的女孩在海边嬉戏。
海边停了一艘船,船上的人穿着中式乡下人的穿着,他们似乎是从大陆过来的移民。他们下船后,这三个小孩趁其不备跑到船上,放火把船给烧了。这些人看到船失火,急往赶回船上,但已来不及了。船很快被烧掉,他们的家当衣物粮食全被烧光。这些人因船被烧光,没得吃,最后都饿死了。因此奕辰扛了九条冤魂,而那两个女孩是他这世的姐姐。
韵如告诉我:「我两个女儿一个较文静,另一个也是十分调皮。」

这三个小孩在另一世,也因顽皮而淹死在河里。更早一世,紫灵看到一座火山,不断地冒出炙热岩浆,火山口是熊熊的火焰。村民为了平熄火神的愤怒,便将童男童女丢入火山口中。这三个孩子便是被丢进火山口的牺牲。
在火山口附近有个平台,有观音在那儿救渡这些孩子的灵魂,紫灵说她这才知道何谓层层焰焰观音。在观音身旁有不少在打坐的少女,这些少女也是曾被投入火中牺牲的,被观音救起后,便跟观音一起修行。在这些少女中,有一个便是韵如。
她因悲悯这三个小孩累世在未成年时便夭折,他们顽皮是出于无知,他们没有一世能长大成人受教育,所以十分无明。他们只知顽皮,更不知因他们的顽皮而害死人。他们没有是非善恶的观念,所以她这世来做他们母亲。她不清楚她是发愿而来,一直以为因她前世造业,所以才有这样的小孩。
她因一直跟着观音修行,并未有冤亲债主。我想在看到她与她子女的因果关係后,让她内心减少许多压力。我们建议她,若她觉得力不从心,可以求告层层焰焰观音。

奕辰除了有九个冤亲债主外,还有一位老外跟着他,这个老外是个老头,手上拿着一个塑胶红球。俊嘉夫妻听紫灵形容后,便说他们在国外时,曾住过一幢公寓,公寓的前任屋主是个独居老人,后来去世。他们一住进去便觉得怪怪的,因此不久便搬到同一幢公寓的另一层去。
他们住那里时,买过一个红色塑胶球给儿子玩。
紫灵要他们跟这个老外沟通,他为何跟着他们儿子。
老外说:「我很孤单,我喜欢奕辰,并无恶意,只想跟他玩而已。而且我缺乏家庭温暖,看他们一家和乐,所以跟着奕辰,只为享受家庭温暖。」
我们告诉他:「你这幺做会影响奕辰健康和精神,你应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他诉苦说:「我未接受临终仪式,不知该魂归何处。」
我们只好跟俊嘉夫妇说看看能否找到基督教或天主教的神职人员为亡者做追思礼拜,问题是不知他叫什幺名字。
我说:「你们儿子每天唸着吉米!看来他叫吉米。孩子也许不知道他已死,还以为他是活人,所以跟他玩得不亦乐乎。」
至于那九位冤魂,他们要求超渡,要衣服,菜、饭以及冥钱,约好第二天在地藏庵处理。

之后紫灵帮韵如看看,紫灵看到韵如有位现在还活着的高龄姑姑的灵出现,她平日是虔诚的修行者,她要韵如亲手做莲花给她,因她要往生了。
紫灵问韵如:「妳姑姑现在何处?」
她打电话到姑姑家,姑姑与一些老友到南部去旅行。
紫灵私下问我说:「要烧莲花给她吗?因为一烧,她会很快往生,老人家决志不再轮迴,她要往生极乐。」
我说:「韵如前世是跟观音在一起的修行者,这世也是乐于助人之人,她是我们看过少有没冤亲债主的,无怪乎她姑姑要她做莲花送她一程。」
对照这世,韵如却长相清秀,十分温和,她原学护理,后学儿童心理。她一直都做照顾人的工作,只因有了自闭儿,便回到家里照顾孩子。
我告诉他们:「化完冤亲债主,不代表孩子立刻会好,他也许会有改善。更重要是你们自己要发忏悔心,要行善,尽力把这世的因缘了结,更要广结善缘。」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rian wallace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