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刊前沿 >创槟活跃乐龄人士协会‧陈锡添当主席24年谋福利 >

创槟活跃乐龄人士协会‧陈锡添当主席24年谋福利

2020-06-19来源:期刊前沿
点赞:464
创槟活跃乐龄人士协会‧陈锡添当主席24年谋福利退休,可能是你的人生中最茫然的时刻,也可能是你的人生的转捩点。今年75岁的陈锡添,在42岁那年眼见一名亲人退休后无所事事,为了帮助对方和其他退休人士充实退休后的生活,于是,他与亲人一起组织乐龄公会,较后,他还与友人另组槟州活跃乐龄人士协会。从服务逾30年的杏坛退下后,他更顺理成章地加入该协会,经常策划旅程,并率领一群乐龄人士出国旅游以增广见闻,此外,担任该协会主席达24年的他,也在会所开办舞蹈班、卡拉OK歌唱班和举办晨运活动,供乐龄人士参加。他为乐龄人士所做的一切,不但协助许多退休人士找到新的人生方向,同时也让他自身的退休生活更为充实愉快。陈锡添曾担任小学教师逾30年,主要是教授科学和英语等科目。42岁那年,他得知一名时年58岁的长辈在退休后,对晚年生活感到茫然且无所适从的消息后,即联同这名长辈一同组织槟城乐龄公会,一来可为长辈化解不知何去何从的困扰,二来也可为其他退休人士提供一个互助平台。“联合国曾于1982年首届老龄化问题世界大会中通过`维也纳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以示关注社会老龄化问题,这也提醒了我们需关怀乐龄人士所面对的窘境。”6年后,在一群乐龄人士的要求下,他再于1988年另组槟州活跃乐龄人士协会(SAGE),并在55岁退休后加入该协会。会员对自驾旅游反应冷淡从1991年起,他即担任该协会主席一职直到如今。“协会取名`SAGE’,那是因为英文`Sage’意指`圣人’,全名为`Society Of Active Generation Of Elders’即`槟州活跃乐龄人士协会’,鼓励乐龄人士退休后依然活跃于社会之中。”协会成立初期只有25名会员,且会员都是40岁以上的退休人士。当时,他曾建议会员一同共车到本地各旅游景点自助游,但会员对自行驾车并共车自助旅游的反应冷淡。于是,他就策划搭乘巴士旅行的旅程,首次举办的吉兰丹巴士之旅获得80名会员踊跃参与。由于反应热烈,紧接着,他再次策划到泰国合艾旅行的行程,这项行程同样获得会员的积极响应。因连续几次的旅程都获得不俗的反应,鼓舞了他策划更远距离的旅程,包括远赴中国上海旅行,而这项行程也获得逾百名会员的响应。“由于会员们都是退休人士,且没有固定的收入,我每次策划旅程时,都会要求旅行社安排会员入住收费较经济的酒店,并安排会员到物美价廉的小贩中心或餐馆进食,让会员能在可负担的情况下轻鬆出游。”“由于参加旅行团的会员皆年龄相近,且步伐一致、兴趣相似,因此,大家在旅程中总是玩得很尽兴。”询及他所策划的行程有否出现团员在旅行期间因意见相左而闹纠纷的情况时,他说,“一般上,我与旅行社洽谈后就会拟定行程和费用,接着才发布通知给会员,会员在了解行程和费用后再自行决定参加与否。若觉得行程和费用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不会参加,也因此,团员在旅途中出现意见分歧的情况很少出现。”常亲自带团出国旅游率领逾百名乐龄人士出国旅行是一项不简单的任务,这是因为乐龄人士多数都因年长而行动缓慢,或有慢性疾病在身,因此,身为槟州活跃乐龄人士协会主席的陈锡添每次率领会员们出国旅游时,都感觉自己身负重任。“每次出国旅行前,我都会替团员办理旅游保险手续,若有任何团员在旅途中遗失财物或发生意外事故,他们将可向保险公司索偿。我也会交代那些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会员出门时要随身携药物,并在旅程中按时服药。此外,我也会要求患有心脏病的团员在出发前务必把自身病况告诉我们,以防他们在旅途中发生意外。”提醒团员勿隐瞒病情虽然他每次都会提醒团员勿隐瞒病情,但有一次,在他率队前往砂拉越旅行时,就有一名68岁的心脏病患未老实汇报本身的病情,并在较后自行走吊桥,结果,这名老翁在走吊桥至半途时不幸病发,继而因情况严重而逝世,为该项旅程增添一丝遗憾。由于考虑到大部份乐龄人士的身体状况,因此,他在策划旅程时,多会选择挑战性和冒险性较低的景点。“由于我们年纪大了,比较不能爬山。因此,我都避免选择高海拔的旅游景点,因为那里的氧气浓度较低,乐龄人士的身体状况比较无法负荷。西藏一直是我很想去的地方,但那里都是高海拔地区,所以我直到现在都不曾去过。”因他自小就对摄影和录影有浓厚兴趣,因此,他在出游时多是负责拍照和录影的工作,以纪念旅途中的点点滴滴,待回国后再把所拍的照片沖洗出来,并将录影内容製成光碟并分发给会员。询及他较难忘的旅程轶事时,他说,有一次,他在中国一座城市的机场準备登机前,却发现相机和现款已不翼而飞,所幸,他在出门前曾替所有团员购买旅游保险,因此,他在当地报警后,即把报案书的备份带回国索偿。吁豁免老人药物消费税陈锡添担任槟州活跃乐龄人士协会主席一职长达24年,在这期间,他曾多次代表该会为乐龄人士争取许多福利。“乐龄人士多面对健康方面的问题,因此,我希望本地医院能加设老人科(Geriatric Medicine)诊所,为乐龄人士提供更专业的医疗服务。由于许多乐龄人士都因患有高血压或糖尿病等慢性疾病,而需要长期服药,我也希望当局未来能豁免乐龄人士药物的消费税,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他也呼吁相关单位让乐龄人士在搭乘所有公共交通时都享有半价的优惠,并希望政府未来在发展房屋计划时,能在组屋或公寓底楼设立託儿所,并交由老年妇女看顾孩童,这类设施一来可增加老年妇女的收入,二来也可让她们继续为社会服务,并藉此解决职业妇女所面对的`无人看顾孩子’问题。“当局也可在组屋和公寓底楼设置花园,并让老人协助打扫和清理,以维持社区环境的清洁。我希望当局能腾出更多`社区管理员’的职位供乐龄人士申请,好让乐龄人士在退休后也能为社会献出一份力量,并从中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价值。每月出游一次在带领一群乐龄人士出国旅游的过程中,陈锡添除了得为会员申办旅游保险,同时,他也需确保每一名团员不会走失。“曾有一次,我们一团40人去参观泰缅死亡铁路时,当地导游交代在自由活动一段时间后,团员得在指定时间内回到指定地点。但当我们在导游指示的时间回到指定地点集合时却发现,其中一名团员不知所终,这让我们感到非常焦急,并急忙与其他团员四处寻找该名走失的团员。”“我们东找西找一番后,终在两小时后在旅游景点内的一家咖啡馆找到该名团员。原来该名团员误以为是在咖啡馆集合,于是,他就一直坐在咖啡馆里等待。找到这名走失的团员后,我才终于放下心头大石,大伙儿也可安心登上巴士并继续下一个行程。”为确保所有团员都不会脱队,他每次登上巴士前都会再次点算人数,以确定所有团员都已到齐。每一个月,他都会策划一项旅程供会员参与,而他们至今已一同游过泰国、埃及、土耳其和中国等地,并在多个着名地标和旅游景点留下他们的足迹。会员包括医生老师陈锡添和妻子都是槟州活跃乐龄人士协会的会员,因此,他们夫妻俩经常都与其他会员一同浩浩蕩荡去旅游。他们夫妻俩育有3名儿子,4名孙子,虽然儿孙满堂且家庭和谐,但他却很少与儿孙一同外出旅行,因为他觉得儿子所选择的旅游地点的挑战性比较高,并不适合年事已高的他。“我的儿子曾邀我去沙巴爬神山,但我老了,不能爬这幺高的山,于是,我就婉拒了儿子的邀请。”虽然他自称随着年纪增长已不能再爬山,但他很庆幸自己还有一双行动自如的双脚,让他可以四处旅游。协会已有四千会员“我常鼓励其他乐龄人士,趁还能走动时就多去旅行,因为旅行不但能增广见闻,还能增强头脑的灵活性,并让人结识许多朋友。我还未退休时就已开始处理协会的事务,退休后也一直忙着策划旅程,替协会处理文书工作,也着手编辑每两个月出版一次的会讯,从未试过无所事事,并对退休生活感到茫然的情况。”目前,该协会已有约四千名会员,并继续鼓励40岁以上的人士加入该会。“我们欢迎不同背景的乐龄人士加入本会,而本会目前的会员包括已退休的商人、医生、老师和小贩等。民众只需付150令吉,就可成为永久会员,并参加本会举办的任何活动。此外,会员也可凭着会员卡到所指定的诊所、眼镜店和牙医诊所寻求服务,以享受折扣优惠。”除了每个月举办一次旅行活动,他也替该协会设立舞蹈班、卡拉OK歌唱班和晨运活动,而这些活动都是每週举行一次。该协会会所设在槟城爱心大厦1楼,而会所不但是他处理协会文书及工作的地方,里面也设有卡拉OK音响器材、藏书丰富的书橱及咖啡角落,供会员在开放时间前来享用咖啡、阅读及唱歌,藉此陶冶性情。/副刊‧报导:刘楚珊‧2015.12.18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