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事事例 >Safari 浏览器的命名故事—当我第一次听到「Safari >

Safari 浏览器的命名故事—当我第一次听到「Safari

2020-05-24来源:大事事例
点赞:170

Safari 浏览器的命名故事—当我第一次听到「Safari在十年前的这个月,我在 Apple 的秘密浏览器开发团队变成了「Safari」团队——就在产品正式发表,也就是离2003年1月7日不到30天之前。就算到了今天,我还是不知道是谁提出「Safari」这个名字。当天地迸裂、天使的合音唱出了那三个祝福的音节时,我并没有在那个房间里。不过我在那之前的确有参与命名的讨论,而且很多次。

在2002年夏季,Steve Jobs与Apple决策团队发现我们快要把整件事搞定——我们真的可以在当年年底推出浏览器。而在一场很棒的人机界面设计会议上,整个讨论转向了这玩意该如何命名的事情上。

就我的记忆中,Steve开始大声说出一些名字,我想他是在试试看这些名字说出来以及听起来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做法并不如看起来那幺诡异,其实是个很好的技巧。

我不记得全部的名字,不过其中一个比较突出的名称是「Freedom」。Steve花了些时间对我们全部的人试了一遍,也许他喜欢这个名称带有让人们自由的积极印象。而且也许从积极面来说,这名称也说出了让当时的我们从Microsoft与Internet Explorer之中解放的意思。

当然,我对这名称的唯一想法只有「千万拜託请别把我们的浏览器名称取的跟女性卫生用品一样!!」。还好理性佔了上风,显然我不是在场唯一一个想到这点的人。于是,在讨论了许多实际优缺点之后,「Freedom」这名称从候选名单里被踢掉了。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在每个月的人机界面设计会议上时不时地都会讨论一下产品名称的问题。再一次地,我已经不记得我们讨论过哪些名字了。不过那些名字在我耳中听起来都很糟糕,光是想像那些名字被标到浏览器上,我就必须清除脑中的记忆来抚平那些名字所带来的心灵创伤。而且当时间越来越接近正式发表时,候选名单上的名字似乎也越来越糟糕。

在第一次的会议之后,我不确定许多的糟糕名称中是否有些是Steve Jobs想出来的,我想他铁定找了行销部门的某个团队从这些名称去不断地讨论了一阵子。其中一些由我想出来的名字也很糟,当时在场的人都有责任。

最后我停止去想这档事,因为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担心——例如软体工程上的实际进度等等,不管怎幺说这也是我负责的部分。

不过在我的团队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可以忽视办公室里的这只无名大象,他们总是为了命名的问题缠着我。不过,也是因为我自己把会议中讨论名称的事情说出来,最后才变成了这样的状况。而到了12月,大家更是纠结在命名这档事上。

在之前一年多以来,浏览器的内部名称一直是「Alexander」,至于这名字是怎幺来的,我会另外找个时间写下来。不过Alexander这名称不只是我们所习惯的称呼,就连程式码以及软体素材内也到处都印着这名字。所以工程团队不仅仅只是好奇正式名称,他们也担心在最后一刻该如何把预留给名称的部分给换上并完整地修正。

在早期有个人,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我们团队的成员,不过他提出了「iBrowse」 这个名字,我们有时候会用这个有点讨厌的名称。虽然这名字从来都没有出现在实际的程式码里,不过这后来成了出现在我们团队T-shirt上的一个经典笑话——不过这又是另一段故事,现在就暂时保留一下。

总之,当有人为了想知道正式名称而把我真的惹毛了的时候,我常常就会说「我刚刚从Scott Forstall那听到,名字当然就是『iBrowse』了啦!!」。不过实际上的意思就是「现在别用这档破事烦我!!」。这就是如何让手下的工程师们喜欢自己的方法。

不过到了最后,Steve还是帮我们的浏览器选了一个名字。

当时可能是12月的第二週,在我吃完午餐,走出我们公司的自助餐厅「Caffe Macs」準备走回办公室的时候,我看到了行销产品经理Kurt Knight走了过来。

我在Infinite Loop的中间碰到了他,他看起来很兴奋,说他正好有事找我。

“What’s up?”

「怎个回事?」

 

“They’ve picked a name!”

「他们已经选好了名字!」

我不需要有更多的说明,马上我就紧张的像有人準备打我脸一样。 所有我在过去几个月所听过的烂名字就像阴沟水一样喷出来。

「所⋯⋯以⋯⋯名⋯⋯字⋯⋯是⋯⋯叫?」

“What… is it?”

我紧咬着牙齿问着。

「Safari」。

Kurt偷偷地小声说着。

我什幺话都没说,不过Kurt一定有注意到我开始比较放鬆了,只是他后来用的形容词是「茫然(Dazed)」,也许也比平常看起来更笨一点。

“What do you think?”

「你觉得如何?」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因为我根本没想到会是这名字。这名字似乎就这样凭空掉了下来,当时听起来似乎也比实际的起源更加地外国。

“It doesn’t suck.”

「听起来不差。」

最后我这样回答。

实际上,名字真的不差。渐渐地,我开始越来越喜欢这个名字。 我与Kurt站在那里讨论了「Safari」一阵子,不过后来我们发觉在外面讨论这件事真的是蠢毙了。

当我走回我的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喜欢上了这名字,真的很喜欢。我发誓,当时我已经可以在脑中看到「Safari」在Mac OS X的dock上。我马上就把这名字告诉了整个团队,如果有必要,我也会说服他们去喜欢这名字。

幸运地,同时也值得称讚地,他们并不需要花上多少时间被说服。

不管「Safari」这名字是谁提出的,总之,谢啦!!

Safari 浏览器的命名故事—当我第一次听到「Safari

本文为「When I first heard the name “Safari”」一文之翻译,原作者为曾负责Safari与WebKit计划的前Apple工程师Don Melton。

本文转载自 白苹果急救室

延伸阅读:

浏览器大战:究竟是浏览器的战争、还是市调机构的竞争?

IE 很烂吗?微软推出「IE Sucks」反讽影片宣传 IE10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